关于我们

毋萸的这种见解,不免有夸大之处,因为目录书使人 们对古籍能“知旨”、“悉洞”是完全可能的;而说对古籍和 各种学术思想都能达到“尽探”和“咸识”,就不符实际了; 伹是,至少能得到探求知识宝藏的入门途径。汉代学者王 充希望人们不要墨守章句,而要博览古今、畅通大义,成 为“通书千篇以上,万卷以下”的“通人”①。那么如何才能 做这种“遒人”呢?他在另一篇中谈到这种门径说:略之录,万三千篇,虽不尽见,指趣可知。”?这正说明目录可使人得到读书的门径。所以清朝学 者江藩曾直接指出这一作用说:“目录者,本以定其书之优劣,开后学之先路,使人人 知其书可读,则为易学而功且速矣。吾故尝语人曰:目录 之学,读书入门之学也。”??书目答问> 的撰者张之洞也提出过“《四库提要》为 读群书之门径”④。近代目录学家余嘉锡先生素以“读书博”著称。他钴 研《四库提要》五十余年,撰成《四库提要辨证》二十五卷。 余先生在该书序录中就自承:“余之略知学问门径,实受 <提要》之赐。”他还对陈垣先生说过:“他的学问是从《书 后答问 > 入手。”⑤可见目录书之能指示门径。①汶王充"论衡·超奇》。②汉王充仑衡·案书③清江藩:< 师郑堂集》。④清张之洞:《输轩语·语学第二》O书目答问》附)。@陈垣余嘉锡论学杂著》序。

Copyright © www.firestormforces.cn 版权所有